2月7日,苍井空在Twitter上发文,正式宣布退出AV界。宅男们的硬盘里,从此少了一位女神。余音未消,相继而来的一桩“退出”则显得无可奈何。

  2月8日,苍井空担任首席用户体验官的订房宝被爆已停止服务。消息很快被证实,订房宝在1月27日便宣布倒闭。这距离苍井空入职,还不到一年时间。

  怎么就死了?

  订房宝是一家基于酒店尾单的移动酒店预订应用,主打高星级酒店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以高性价比的分时预订为卖点,主要面向临时性、非全天的酒店住宿者。

  公开资料显示,截止死亡,订房宝共获得过三轮融资,其最新一轮融资(A+轮)时间是2016年9月,金额1000万元,距今不过半年时间。而在2016年3月,订房宝高调宣布,邀请苍井空加盟,并为其举办了盛大的入职仪式,一时间风头无两,吸睛无数。

订房宝倒闭

  就在去年12月1日,订房宝还在新京报投放了整版广告,打出“苍井空急招助理一起工作”的口号,为苍井空招助理。结果,2个多月后,就“关门大吉”了。

  订房宝创始人孙剑荣向寻找中国创客复盘自己创业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时表示,“这个市场太过低频,导致我们的用户成本始终无法下降,对于后期公司运营造成了巨大困难。最后找资金的时候,虽然有的投资机构表示可以参与跟投,但没有找到领投基金”。

  业务模式的“硬伤”导致的资金链断裂,让订房宝走上了死路。最后一次,订房宝引的众人驻足围观,诸如“苍井空担任用户体验官的订房宝倒闭了”的标题,让这个僵死的公司赢得了最后的点击率。

  有“热心网友”对这条新闻的评论是,跟苍井空有过关系的公司还有:雕爷牛腩、凡客、九城……算上订房宝,还真是不死就半死不活。

  不是苍井空的错,但找苍井空就错了

  随着明星牌XX官职位的泛滥,这种披着高大上的高管职级外衣,实则更多是代言成分的把戏,大家早已了然于胸。于苍井空而言,该拿的钱拿了,该卖的脸卖了,交易公平完成。她搭上的公司都不怎么样,只能说,好公司“爱面子”不找她,她没得挑;又或者,在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她对商业一窍不通,看公司的眼光太差。苍井空很无辜,但找苍井空一起玩儿的公司可就不能免责了。在这方面,大家应该向刘强东看齐。

  刘强东近日在《遇见大咖》节目上坦言,他是脸盲,不识奶茶妹妹的美。《为什么京东比刘强东更需要奶茶妹妹》一文从商业的角度对刘强东此举做了解读。文中写道:

  刘强东曾经说:“我们希望做的是一个大型综合购物平台。如果这么一个平台只有男人,没有女人,这个平台是有缺陷的。”

  娶一个奶茶妹妹,高调秀恩爱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吗,当然不是。但是在刘强东的性格基因以及进攻的商业基因里,前者确实缺少了一点温柔,后者缺少了一点柔性和生活气息。

  刘强东不避讳谈奶茶妹妹,我想一种合理的解释是,他无非是想传递这样一个品牌信号,小强也是有生活的,铁汉柔情,他的世界并不是残缺的,相应的,京东的商业世界也不应是残缺的。

  京东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就像一个家电馆,而淘宝则是一个生活馆。明显,后者更能吸引并黏住女性用户。而这,显然并不是刘强东所乐意看到的。他在2012年接受《财富中文网》采访时曾提到,2012年6月,京东的当月女性用户占52% ,第一次超过男性,这让他很高兴。

  我们总会提到一个词——用户画像,其实,用户也会在潜意识里给一家公司画像,打上某种标签。一旦这种标签与公司的小目标和发展方向相悖,公司就需要借力来将固有的画像打破重建。缺什么补什么,京东的形象太硬了,隔三差五拉老板娘出来卖个人设“软化”一下,属于正面效应。而这些搭上苍井空的公司在自身画像扩充的过程中,显然不得要领。

  2012年的凡客年会,请来了苍井空。凡客+苍井空,一个是卖衣服的,另一个给中国网民的形象则是不穿衣服。再说雕爷牛腩,当年苍井空去吃雕爷牛腩的照片成功将雕爷牛腩送上了微博热搜。但一时的热闹后,徒留一地鸡毛。作为广大男网民的“好老师”的苍井空,显然对广大女网民没有煽动力,而对吃的关注,特别是像雕爷牛腩这样“小贵”又讲究自身调性的品牌,更应该讨好女性才是。

  当然,对一般公司而言,拉明星助阵打知名度,也要先修好内功。

  明星效应好比锦上添花,先有锦才能有花

  如果一家公司出现危机了,商业模式行不通了,这时候想着花钱请个明星来“救场”,那结果只能是非死不可。明星效应属于锦上添花的事情,你要是还没练就成“锦”,那这个“添花”的作用便没法发挥。

  2013年4月2日,九城宣布由苍井空担任其自主研发的网页游戏《热血无双》品牌代言人。而当时的九城,早已风光不再。在九城最火热的2004年,其CEO朱骏曾在胡润财富榜上高居第57位。但随着九城公司利润的下滑,2007年,朱骏的排名便下滑到了第351位。2008年,则跌到了第727位。2009年,九城公司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朱骏当年没能入选胡润财富榜。

  在失了《魔兽世界》这根顶梁柱后,九城一路下跌,这几年来,屡被爆出裁员和倒闭的传闻。代理了《魔兽世界》的九城在失去《魔兽世界》后依旧没有搞清楚,一款游戏火爆的基础是“好玩”。虽然当时被爆出的苍井空千万代言后来据内部爆料只有三百万,但总归当时还没到需要“锦上添花”的时候,不如留着钱打磨一下游戏,提升一下用户体验。或许,在宣布代言5个月后的2013年9月,就有新闻爆出苍井空跟九城的合同到期正好说明了时机未到。

  而苍井空任职用户体验官的订房宝,作为初创公司,发展并不稳定,商业模式都没成型,盈利也没解决,2016年9月份的A+轮融资只有1000万元,就更不是锦未织,就豪气“添花”的时候了。

  什么时候需要明星效应,需要什么样的明星来达到良性效应,并不是一件只看一时话题热度的单次事件。你看,人家刘强东在这方面就很有造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