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者|张颖(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

  在我们那么多的投资案例中,陌陌是一个比较有趣的案例。

  当初我们想清楚了,要豪赌移动互联网,于是看各种各样的产品,通过各种各样的监控数据去挖掘产品。

  然后我们的同事发现了陌陌,他们聊得很不错,后来就安排我们的一个合伙人又见了一次,也聊得很不错。

  于是他们安排了我见唐岩。在见我之前,唐岩已经跟几十家投资机构见过,也拿到了好几个投资意向书,后来又被他们反悔。

  然后他手上拿着一个独立投资人的投资书,200 万美金占 20%。唐岩找我那天,另外一家公司给他一个投资意向书 200 万美金,他们机构来主导。

  唐岩是个非常直接简单的人,我们聊得很顺畅,这个人在大的思考上非常彻底,人也极其率真,我们交流起来很高效。

  这又是一个很小的投资,所以大概只有十分钟,我就说,行,我们投,你只要让我们进来,你说怎样就怎样。

  他说,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不许把我的天使踢掉,因为我记恩记仇。我一听,这人不是跟我差不多嘛,这一点极其打动我,我说OK。

  因为平时的我们都是很强势,投资就是有底线地厮杀,但是拼命地厮杀。我们赢,你们靠边,你们赢,我们也认。我们互相影响创始人。

  那在那个节点,我就说行。唐岩他也想要一个一线平台品牌的背书,这还是比较重要的,我们就这么做了。


  当你面对那样的诱惑,你能做到唐岩那样吗?

  进去之后数据暴涨,极其可怕,暴涨的原因是:

  第一,智能手机的暴涨;

  第二,产品做得好;

  第三,陌生人社交有市场。

  当我们看到公司数据好的情况下,我们会拼命加码。加码的方式是我们投了 A 轮占 10%,我说行,对创始人说,你去融资吧。

  然后询一下价,大概比如说一个范围之内,然后经纬来做,明天就给你钱,你不用担心反悔,我们也不用再花时间去做 DD。十个里面八个人会选择接受我们。

  但是今天这个比例有可能十个里面就变成五个了,为什么?第一我们不能要求折扣了,第二我们 A 轮股份太多了,不能占太多股份。

  那个时候我就说 4300 万,我们再加 10%,中间我们已经逼他们卖一些老股。看我们的股比,他说好吧,又找了 3% 给我们。

  其实当时他们没有一丝想卖,唐岩到今天没有卖过一股股票,然后当时把我们提到 12%。

  B 轮我们升级,他口头答应,没有签任何东西。阿里找上来,他们最年轻的合伙人吴泳鸣,找张鸿平张总他们一起来看,当场他们就说 9000 万美金投资前估值,马上就投资。

  你想,当一个创业公司有 BAT 这样的关怀,又安排他去见了一次马云总,谁都会被这种东西打动了,那时候我想那完蛋了,我的 4300 万怎么办。

  唐岩毫不犹豫,他说我说了这句话,我就一定做到。

  我觉得他心里面还是很纠结的,然后我们想了一下,我就跟他说这样,我不要你当初的 10%,我们只要 7 个点。这样子也稍微让他舒服一点,然后马上再去跟阿里合作,他就说行。

  你们可以问问自己,当你面临这样诱惑的时候,谁能做到还保证那个投资人 4300 万投资估值?一百个里面五六个人能做到吧,最多不过十个人能做到,但他做到了。

  所以在同一天,陌陌确定了我们4300万美金和阿里9000万美金的两轮投资,之后的发展顺利得一塌糊涂。

  在四亿多美金估值的时候,我们又加磅了10%,就是他出去询价,这个人犹豫那个人犹豫,我们不犹豫,他就给我们了,我们一出,另外一家就出了六亿到七亿,唐岩说你们靠边离我远一点,别进我这个门,我就要经纬的钱。


  说不出来为什么,但我就是想帮他

  然后红杉跟云峰大概在20亿美金的时候进来,我们一起发展、上市。

  上市之后碰到了瓶颈,我们也很担心,这东西能不能做大,能不能变成真正的泛娱乐入口。

  唐岩心里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但是我每次跟他聊天,出来之后我就情不自禁要给这个人加分,就想帮他,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

  在他最低迷的时候,在董事会上,包括沈南鹏和蔡崇信,没有一个人向他发难,没有一个人对他挑战,一个都没有,都是百分之百的容忍跟信任。

  你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子,我回答不出来。就是他跟你点点滴滴沟通的过程中,你觉得舒服,你觉得这个人思考得很清晰,让你觉得,反正就这样子了,就赌一把继续帮他。我们已经赚到钱了,不过是一个数字的问题。

  然后直播出来,到今天为止,陌陌都是直播行业最大的受益者,你去看他们的财报,陌陌是真正赚到了钱。

  你今天真正去陌陌上看直播,没有一丝黄色,没有一丝下三贱,就是一个适合中国特色的移动产品,然后又找到了盈利点。

  当然,今天的陌陌大概是在四十多个亿,五十亿美金之间,它能否变成一百亿,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到今天为止,我们没有怎么卖股票。

  对这个人我也是高度认可,他有一大堆的缺点,跟他打交道,如果你内心不强大,就会被他蹂躏,但是他一个很真的人,我只想跟真实的人打交道。


  当他们失落时,都会找我聊天

  我昨天自己在朋友圈说,创始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们应该做一个能聆听,能跟他交流,能在他极其自负的时候去敲他一下的人。他如果不听,你就彻底坚决地不见他。

  有一段时间,我根本不见傅盛,根本不见唐岩,因为他们傲到天,但是当他们失落的时候都会归来,都会想我聊天。

  作为投资人,你如果能做好这样的角色,你的创始人就会越来越多。因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他们会再去传播,告诉其他的创业者,你在这个行业的地位和影响力就会越来越好。

  对于我们没有投资的创始人,我经常跟我们同事说,你一定要处理到位,因为你拒绝了他们,你同时要让人感到尊重,要让人家得到一些具体的东西,怎么做呢?

  第一、给出实际的建议用,最好要确认这个建议是对的,如果错了,人家永远会记住你是个傻X,我们的投资团队是傻X;

  第二、给别人一个快速的决策,当你见完,要很快速地告诉人家,因为什么原因,我不能投你,这是莫大的尊重,人家会记住。所以即使对于不能拿到我们钱的创始人,细节也要处理好,方方面面考虑到之后,你才是一个不一样的投资机构。